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116|回复: 6

[赏析] 律栏争鸣合集

[复制链接]

266

主题

6782

帖子

1万

积分

执行站长

执行站长|网站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4948

特别贡献论坛管理员执行站长

发表于 2020-10-13 2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。
诗论坛的核心,在于论。有疑义处,百家争鸣。
凡有好的见解,能落实字句、条分缕析、自圆其说,可以集合到这里。
不能落实到篇章联句字的空谈、大道理,不算。

示例:

评析张智深老师《乡柳》兼答疑
文/杨逍


原玉:
吾乡有宿柳,疑是晋时栽。
少小攀枝乐,天涯落叶哀。
书犹询旧雨,坟已着新苔。
共与凄云老,春风不可裁。


诗联盟对张智深诗老《乡柳》一篇多有探讨,然而往往不着调。所见疑义有几:1.为何是晋?2.少小与天涯,属对不工。3.旧雨与旧友,哪个好?4.云,如何老?


尝试论之。



1.我以为,“晋”不是问题。


一则是诗律故,唐宋元明清,唯“宋”可用。


评家指出这一点,却也有揪着这个不放,以为攀附陶渊明,以为晋不免带风骨,而其风骨于此全无意义。以此论推之,“宋”也有风骨,于此亦全无意义也。怎么办?


本就可以无关风骨,述其古而已;本也不必探讨,因前有“疑是”,无须确证。


倘要攀附陶渊明,我以为,诗人素习,不言其朝代,而往往用其数“五”。“门前五株柳,一一晋时栽”,如此自有晋时、陶氏风骨~~然而与主题全无干系。


再则,以“晋”“宋”相较量,我以为用“晋”述古,也正是诗家态度的体现,私以为大妙。习诗,倘以盛唐为法则,格律诗称为“今体”“近体”,摩习久之,诗人意念上的今古,大抵以唐为今,以先唐为古,以宋为后来,视元明作无。诗人不经意以“晋”述古,正是这种主观意念的油然表达,符合诗家身份。


况且,这本身不是问题,“晋”在这里无非是“古”,但比“古”字对焦明确,形象要来得鲜活。


对这一字的纠结,以此为诗家硬伤,是读者意义对作者意义的干扰和强奸,非评论家应有的态度。




2.深一层次想去,“少小”“天涯”未始不对,而且颇工,甚至是绝配。


少小,是人生中一片段,属时间概念;天涯,是地域上一范围,属空间概念。以地域对时间,谁说不可以?联系到诗人生平、诗之主题,少小于家,老大天涯,时空交织起来看,“少小”里隐含有地域(家),“天涯”里包含有人生(老),写全了,大抵是“少小(于家)攀条乐,(老大)天涯归未(按,“落叶”归根)哀”。五言二句达到与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”相类似的七言二句的信息容量,正是拜时间对空间所赐,这是诗家笔力的体现。




3.“旧雨”即“旧友”,然一字之异,于对仗(雨对苔)、于语意流转(雨湿促苔生)大不一样。




4.我指出过“凄云”着相,“浮云”可也。后来的版本,果然就是“浮云”。


昨日读到“停云”,于此似乎更合适。陶渊明《停云》诗序:停云,思亲友也。后来也有成语“停云落月”用以表达对亲友的思慕(“落月”出杜甫《梦李白》“落月满屋梁,犹疑照颜色”)。


至于云如何老这一提法,我想,批评家或许又走过头了。


云,是最变幻莫测的东西,可以卷可以舒,可以出可以归,可以长可以消,可以生……就不能“老”?


倘若非追问不可,那至少也得先问问元代的陈孚,他在《居庸迭翠》里说过“塞沙茫茫出关道,骆驼夜吼黄云老”。


从另一角度上说,句中浮云也不是非老不可,伴着浮云,渐渐老去,只柳老也可。句式错装,常事,杜诗云“香稻啄余鹦鹉粒”,何不问问杜老儿说稻怎么个啄法子。



总之,文学批评之“批评”并不是与“表扬”相对的那个狭义“批评”,仅只是“评论”的意思。是我有一个故事,你有一个故事,彼此交换,就各有了两个故事;而不是说天下只有一只苹果,你吃了我就得饿死,于是拔出了刀子……苹果多呢,敞开吃,尽着肚皮吃,吃好了咱讲故事。


于是,张老的《乡柳》也可能有另外的版本,比如:


吾乡垄头柳,疑是晋时栽……


有了“晋”之古,“宿”可不言,于是乎“有宿柳”式三仄尾就无必要了。

借柳寄意,兼“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”、“唯有门前镜湖水(垄头古柳),春风不改旧时波(难裁叶)”而有生发,表达对故土的思念、对亲友的哀思、以及人生易老的深沉感慨。


好诗!




一個人的武功分了派别,已自落了下乘。  - 金庸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6

主题

1万

帖子

5万

积分

管理员

论坛督导|核心分区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2948

特别贡献敬业首席高管专员

发表于 2020-10-14 14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诗评不俗,点赞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1

主题

249

帖子

686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686
发表于 2020-10-27 2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诗,不错。但把雨与苔联系起来,大可不必。愚以为还是改作友更顺理成章些。书询旧友,始知新亡,不胜感慨。还有“春风不可裁”的不字可商榷,毕竟是老柳不是死柳枯柳,还是可裁,尚可裁。余同意杨管意见。妄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

主题

38

帖子

180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80
发表于 2020-11-1 2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诗,好评。善哉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70

帖子

276

积分

论坛嘉宾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76

栏目嘉宾

发表于 2020-12-1 08:5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窃以为,提出的4个疑问,只有第4点是问题。
第1点,“晋时栽”叙事而已,意在一个“古”字,不必攀扯风骨之类。
第2点,“少小”、“天涯”肯定是属对不工整,自不必曲为之辞。然而,律法自不必尽然属对,况在颔联。
第3点,“旧雨”好,出自“旧雨新知”,其意自明。
第4点,云不可以老,此论似是而非。问题不在是否云可以老,而在意云如何是老。此句此意欠交待。
补充2点:
第1点,“宿柳”疑是生造。
第2点,“共与”重了,此句亦稍觉纤弱凑泊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33

主题

808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超版

超级版主|西南诗词首席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7878

敬业首席优秀会员超級版主

发表于 2021-9-22 11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诗,好评。赞
试上高峰窥皓月,偶开天眼觑红尘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59

主题

560

帖子

1256

积分

版主

新人特区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256

栏目版主

发表于 2021-9-23 1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诗好评,美妙的精神食粮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诗词论坛  

GMT+8, 2021-10-17 16:46 , Processed in 0.065303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